追忆时代楷模人民艺术家阎肃

东圣诗歌网 中国诗词 2020-04-24 00:20:54 0 创作  晚会  京剧  

阎肃生前创作了众多优秀作品,包括歌曲、歌剧、京剧等。歌剧《江姐》是其成名作,《敢问路在何方》《前门情思大碗茶》等歌曲,《红岩》《红色娘子军》等京剧作品也广为流传,成为时代的经典。

阎老经常说:“我艺术的根和魂,只有深深扎进军营这片沃土,扎进老百姓的喜怒哀乐,才能写出真情、唱出大爱。

”福建《江姐》巡演,阎肃和第五代江姐讨论剧情。

  ★歌曲  《红梅赞》、《敢问路在何方》、《前门情思大碗茶》、《我爱祖国的蓝天》、《北京的桥》、《长城长》、《雾里看花》、《苏州姑娘》、《军营男子汉》、《故乡是北京》、《说唱脸谱》、《五星邀五环》、《风雨同舟》、《连队里过大年》、《天职》、《打赢歌》、《团结就是力量》、《打靶归来》、《当兵的人》、《小白杨》、《说句心里话》、《边关军魂》、《雪域风云》、《梦水乡》等。  ★歌剧  《江姐》、《党的女儿》、《特区回旋曲》、《忆娘》、《胶东三菊》、《刘四姐》等。  ★京剧  《红岩》、《红色娘子军》、《年年有余》、《夜度》、《敌后武工队》、《红灯照》等。

  ★大型文艺晚会  《祖国颂》、《回归颂》、《长征颂》、《小平您好》、《为了正义与和平》、《八一军旗红》、《我们万众一心》、《我爱你中国》等晚会总体设计、策划、撰稿;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总政双拥晚会、文化部春节晚会、公安部春节晚会等大型晚会的总体设计、策划、撰稿,被称为“晚会专家”;多次担任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及江西电视台“中国红歌会”等大型赛事的评委工作。

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音乐作品歌曲评委。

2010年上海世博会会歌评委。

  走出来的《敢问路在何方》  1986版电视剧《西游记》歌词多数都是阎肃写的。

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带着一往无前的豪气,也体现了作者的国学功底,既大气又耐听。

1983年《西游记》投入拍摄时,导演杨洁并没有想到让阎肃写主题歌词。

音乐编辑王文华约来了主题歌,让杨洁审查。

杨洁看后觉得不大够劲儿,决定另找人写。

王文华有些为难了,情急之中,不知是谁给他引见了阎肃的夫人——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的医生李文辉。

  当时阎肃正忙但因为是老夫人的后门来的不好拒绝,只好应承。

阎肃很快就写出前几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

”可是再往下就写不动了,一下就卡住了。

他为此苦苦求索:“取了经回来,唐僧、孙猴、猪八戒封了神就结束了,好像人生并没有结束,他们走的路也没有结束。

我发愁了。

写歌你总得写出点意思来,没招,很痛苦,两个星期我一筹莫展,就在屋子里来回溜达。

那时候孩子还小,回来有一天说,‘您瞧您来回走把地毯都踩出一道印来了’。

我一下就想起鲁迅先生有一个作品叫《故乡》,最后的一句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一下子就豁然开朗,就想到了‘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诗有诗的眼,词有词的魂,这首歌词的魂被我逮着了,这个词它就有生命了。

电视剧出来,家家户户都在看,这歌一下就火了。

”  坐牢房写出《红岩》  为了创作京剧《红岩》,阎肃曾亲自到渣滓洞牢房里坐了7天牢。

“朋友们戏称我是一位‘上过殿堂、蹲过牢房’的艺术家,这是指为创作京剧《红岩》,我和北京京剧院的一些同志到重庆渣滓洞体验生活的事。

我们在渣滓洞牢房里,戴上了沉重的脚镣,双手也被反铐着,连续7天,不让说话,不许乱走乱动,三餐吃的是监狱里用木桶装的菜糊糊。

我看到国民党特务用来折磨革命者的各种刑具,想起10根尖利的竹签一根一根钉进江姐手指时的惨烈情景。

那种深入骨髓的‘炼狱’生活体验,在后来进行创作时,一次又一次令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  看川剧写就打假歌《雾里看花》  当时中央电视台为了搞一台纪念《商标法》颁布10周年的晚会,请阎肃策划。

其中有个片段是打假的,阎肃就建议要写一首“打假歌”。导演找了一圈,没找着人写,就回来说谁提议的谁写啊。就这样,落到了阎肃头上。“《雾里看花》的创作灵感源于川剧。我在屋子里转转转,我儿子说你别转了,我就回到我自己的小屋。进屋打开电视,正好放川剧《金山寺》。法海手拿一根降魔杵,腿一踢踢出一只眼睛。这叫法眼,又叫天目,佛教上叫慧眼,这眼一睁开上看33天、下看18层地狱。要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只慧眼在这儿,什么家伙一眼就看出来了。借我一双慧眼,让我把这纷纷扰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我说这太棒了,前面我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的世界……’就这样,我就写出来了。这说明一个问题:你得是个有心人,你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果我没有看过川剧,不熟悉川剧,那就很难说清楚这个事。”结婚蜜月闷头创作《江姐》阎肃与夫人李文辉“我和老阎1961年结婚,当时我在锦州工作。1962年老阎到锦州探亲,这是我们结婚后他第一次探亲休假。18天的假期,老阎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搞创作,我们哪都没去玩。”说起相处了50多年的丈夫,阎肃的夫人李文辉有埋怨也有佩服。“他那次创作的就是后来红遍大江南北、被传唱了几十年的歌剧《江姐》的剧本。我听说,在上海演出的时候,一共演5场,有的人连续5次排队买票,有的人连歌词、台词都背下来了。”  为了创作歌剧《江姐》和京剧《红岩》,阎肃三下江南、两度入川,在渣滓洞监狱里体验生活。他让工作人员给自己戴上脚镣,脚镣很重,碰到踝骨那是钻心的疼。他双手被反铐着,编号为3841号,三餐吃的是监狱里用木桶装的菜糊糊,夜里睡的是地上发了霉的草垫子。就这样,他熬过了那7天7夜。望水想川江,梦里登红岩。经过两年精磨锤炼,剧本和曲谱从头到尾修改了几十次。最后连食堂的大师傅听着排练厅传来的歌声,都会一边和面、一边哼唱、一边感动得流下眼泪。几天以来,悼念阎肃的文章、跟帖遍布各种信息平台。不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对这位耄耋老人给予了高度评价,对他的离世,表达热切关注、真诚悼念。在观点多元化的时代,这种舆论评价和大众情感的高度一致尤为可贵。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阎肃现象”?一个最直观的原因就是,老艺术家阎肃穷其一生,创作了一大批影响几代中国人的经典作品。把阎肃的作品放在历史的坐标中去看,我们会发现他创作的一千多部作品,很多都是人们心中的经典,唱出了人们的心声,也是时代的印记和标识。人们深情悼念阎肃,表达的既是对这位“时代楷模”“人民艺术家”的缅怀,也是对文艺创作提出的诉求和期许。“星斗其文,赤子其人”。不折不从、亦慈亦让的胸怀风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从艺精神,让这位艺术家的精神遗泽长留人间。他用生前歌、生后名,无声地标注了文艺工作者应有的追求和理想,这是一种激励,更是一种领。相关评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