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英国留学生自述守规矩不瞒报落地祖国时很想哭

东圣诗歌网 古代诗人 2020-04-18 16:25:20 0 英国  回国  

  随着海外疫情加剧,回国还是滞留国外,是摆在留学生面前的一大难题。  回国,留学生需要负担高昂的返程费用,直面学业暂停的问题;留下,他们则需承受海外疫情变化和应对策略的不确定性,只能储备物资安静等候;还有人因为航班取消,被迫滞留国外……  早前,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备受关注,那里有22万中国留学生,牵动着万千中国家庭的心。

但“群体免疫”成效并不可观,3月24日,英国一天新增确诊1427例,累计确诊8077例,死亡422例,病死率超过5%,当地的管控政策也再次升级。  近日,南方+记者采访了多位英国留学生,他们讲述了英国抗疫见闻,也分享了回国后酒店隔离的经历,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Sonia伦敦大学学院研究生  疫情在英国出现后,有些亚裔学生遭遇了歧视,相关新闻不断涌现。

2月24日,学校里一名新加坡籍学生被一群年轻人打得面部骨折。当时我们都很愤怒,学校发邮件安慰说,遇到歧视可以报告,他们会重视。  疫情初期,英国防控很松散,似乎把新冠肺炎当作一般流感,既不要求民众带口罩,也不停课、不取消集会。

街上看起来还和往常一样,当地人有些盲目乐观,基本都不戴口罩,有时还歧视戴口罩的人。

3月12日,我路过一个酒吧,看到里面挤满了人看球赛,当时还挺震撼的,有点佩服他们的“淡定”。

  一些留学生对此担忧,向政府请愿要求学校停课。

到3月20日,在社交平台投票请愿的已有60多万人。

回国前一周,我基本上就呆在家里不去上课了。  3月7日,我订了15日到上海的机票。那天伦敦的确诊数已接近百例,但学校仍引用英国公共卫生部的建议,告诉学生,“伦敦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实际上,疫情已经在全社会蔓延。3月10日,我想买点洗手液和消毒水,跑了四五家超市,结果货架都空了。学校图书馆开始摆放免洗洗手液,墙上贴了宣传勤洗手的海报。我很疑惑,英国变着花样宣传唱生日歌洗手,却不鼓励戴口罩,还反复称“没有证据表明戴口罩会降低病毒传播”。  伦敦希思罗机场人很多,只有亚洲人穿得严严实实,有的甚至套了防护服。除了登机前吃了点巧克力和饼干,我全程戴口罩,几乎都没有喝水。航班时间很长,戴着口罩又很闷,我专门吃了一些褪黑素辅助睡眠。  飞机落地浦东机场后,机舱中英文广播“有症状的旅客要如实申报,在上海您会得到最好的治疗”,我当时很想哭,既感动又自豪。机场的工作人员都特别温柔,没有因为工作量太大就不耐烦。我拿到检疫的绿色标签,就到定点酒店隔离了。  小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生  疫情在伦敦出现后,我开始戴口罩上课,因为其他人都没有这么做,感觉有点怪异,但却被教授夸“看起来很棒”。  看到有朋友因为疫情专门回国,我最初还觉得有些夸张。3月12日晚上,我看到了英国卫生部长感染的新闻,连夜开始查机票。我想,连英国的高级官员都能感染,那防控体系可能确实存在疏漏。后来几天,确诊病例持续攀升,疫情形势急转直下,有英媒称一旦疫情大规模暴发,医疗系统将无力应对。  买到机票后,我一直担心出现航班取消或者中转国禁止入境的问题。当时有一个空管网站公布条款称,中国人不可以在新加坡中转和入境。伦敦希思罗机场以此为由拒绝了不少中国人登机。  这是对条款的误读,新加坡移民局、新加坡航空和樟宜机场都没有出官方声明。我很着急,打客服电话、发邮件咨询,才了解到,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就能登记转机:行李直挂;14天内未去过重度疫情国;同一家航空公司联程票。后来机场核实了实情,就没再听说有中国学生被阻拦。  3月16日,出发前一天,我又去了一次大英博物馆,路过的几个公园里还有很多人野餐,喝下午茶,没有人戴口罩。  离开时有些不舍,那时街上很空,我推着箱子还拍了几张宿舍的照片。研究生学业还没完成,租住的房子9月到期,我不知道英国疫情何时能控制住,也不确定能不能再回来。但能顺利回国我已经很知足了,待在隔离酒店也觉得安心。  Doris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大二学生  华人留学生有自己的圈子,会及时分享疫情信息。3月13日,英国首相鲍里斯宣布实施“群体免疫”政策,并称“未来会有很多家庭失去亲人”。那天,学校也邮件通知停课,父母立刻帮我买了17日回国的机票。  当时已经没有直飞的机票了,转机价格要比以前贵近三千元,我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从新加坡转机。  当时,伦敦希思罗机场只有常规安检,没有防疫的特殊程序,地勤人员都没几个戴口罩。  新加坡飞上海的途中,空乘发放了健康申报卡。落地后,报到名字的乘客分批下飞机测温,然后再扫几个二维码,填写身份和航班信息。据此,工作人员会给乘客护照贴红、黄、绿标签,分流隔离。英国是疫情防控重点国家,所以我拿的是黄标。  登机和落地两个机场防疫工作的差别,让我更坚信回国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住的隔离酒店在浦东机场附近,一天200元,环境比较简单,但每天都有定时送饭、消毒和测体温。父母给我寄了很多吃的,知道我回到祖国,他们就放心了。  我很反感那些瞒报病情、不严格隔离的归国者。但那毕竟是个例,有些人却以偏概全地反对留学生回国,甚至“污名化”地把近期归国者等同于“输入性病例”,这让我感到遗憾。  其实,我和身边的朋友都谨遵规定,落地之后按流程申报、自费隔离。在此期间,我们都尽可能地避免对社会和防疫人员带来麻烦,总是“谢谢”“辛苦了”说个不停。我也希望大家能体谅留学生的遭遇和感受,给予更多的包容和支持。  蛋宝伯明翰大学大三学生  每天一睁眼,看到病例数持续激增和取消的国际航班日趋增多,我都异常焦急。  我决定回国时,所剩的航班已经不多了,机票价格更是飙升。我买到了两张3月31日回国的机票,中途从荷兰转机,一共花了5万多元,这是平时价格的四倍。  等候的这些天里,我倍感煎熬。学校停课后,我每天窝在家里上网课,不再出门。我提前囤积了食物,拿外卖都会反复洗手消毒。  回国的旅程在我心里已预演了许多遍。我会穿医用防护服登机,从头到脚包裹好自己,戴好口罩,不吃饭不上厕所,坚持十多个小时等待落地。我害怕在飞机的密闭空间中被感染,更不想把病毒带回家里。  最近和朋友聊天,听他们反馈酒店隔离的生活还可以,我羡慕他们能顺利回国。英国“群体免疫”成效堪忧,从3月12日到23日,英国确诊病例数从不足600例激增到6650例,不到两周,翻了10倍。  3月23日晚,英国首相鲍里斯宣布升级管制措施,要求所有人非必需不出行,一律待在家里,禁止非同一家庭2人以上聚集。这倒让不少留英抗疫的朋友略感安心,他们已经储备好物资,做了长期居家的打算。  但我还是会止不住担忧:航班能不能如期起飞,中转国让不让乘客入境,飞机上会不会被感染病毒……所有的焦虑和不安,只有飞机在祖国落地的一刻,才能消解。  (截止发稿前,蛋宝从伦敦飞荷兰的中转航班已被取消,他在积极寻找新的回国航班。)  【南方日报记者】刘珩  【实习生】易欣然赵子周  【来源】南方探针南方号编辑:郭昊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