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极限战疫十八线边境小城绥芬河打响新冠加时赛

东圣诗歌网 当代诗人 2020-04-21 18:17:10 0 医院  4月  

已经改建好备用的方舱医院  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  4月9日,按照“分类集中”原则,作为普通型患者,刘强、谭飞被转运到牡丹江市康安医院。

刘强觉得自己没症状,但医生说,其肺部已被感染。

  他们说,转到康安医院后,救治条件好了很多,每天都有医生查房,吃中药、西药,做针灸、拔火罐治疗。平时,医护还会主动和他们聊天,缓解他们的紧张。闲谈中他们获知,这些医护部分来自别的医院,而且曾去湖北支援过。

  医院的饭菜也很丰盛,菜单上有炒肉三丁、五花肉炖豆角土豆等三十多道菜可以点。

  刘强向澎湃新闻表示,后来看新闻,对绥芬河有了了解,对之前通关后的漫长等待,也能理解了。他现在最希望的,是治愈后早些回家。  谭飞的同行朱琴告诉澎湃新闻,到绥芬河时,她还不咳嗽。4月6日入住绥芬河市人民医院后,次日开始发烧,“咋整都不退烧”。9日,她被转到牡丹江市康安医院。当天,又被转到专门收治重症、危重症的牡丹江红旗医院,住进ICU。4月11日,虽然说话还能听到喘气声,但她说,自己状况好多了。  据黑龙江省此前通报,自3月21日至绥芬河市口岸闭关,经绥芬河口岸入境2497人。  4月13日晚9点30分,绥芬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王永平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介绍,截止当时,累计报告确诊243例,无症状感染者102例,疑似病例8例。从目前的数据看,前期的感染率(确诊加无症状感染者)约百分之十五。目前还有集中隔离观察1479人,可能有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转化为感染者。  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组组长于凯江向澎湃新闻解释说,绥芬河口岸闭关后,确诊病例一直增加,是因有无症状感染者发病、疑似病例确诊,以及隔离期发病确诊的。疑似病例主要是多次核算检测阴性,但有临床症状的患者。截止4月13日晚,确诊病例中,重症14名,危重症7名。  他说,国内重症多是年纪偏大,基础病比较多,而这些境外输入重症,多是因为治疗延误。  于凯江给医疗救治组定了两个很高的目标:医护人员感染率为零,患者零死亡。“我说全国在看着我们,要变压力为动力。实现了,就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就具体治疗,于凯江提到,应充分认识到气道管理是本次疾病治疗的重点和难点,及时采取雾化、排痰等有效措施,提升重症、危重症治疗水平。还要加强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帮助患者建立信心,“如果你手都不跟他握,他怎么会有信心?”  于凯江表示,目前,防护物资这块没问题,有其他地方同行表示要支援,但绥芬河实在太小,接待不了,医生、护士过来,没地方住。  绥芬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兴国曾通过当地媒体呼吁,当前,受城市规模和体量限制,绥芬河的宾馆入住能力已经达到极限,正处于超饱和运行状态。为集中精力防控疫情,减少交叉感染风险,呼吁,有计划来绥休闲旅游、访亲探友的人士和志愿者,请暂时推迟来绥时间。  于凯江告诉澎湃新闻,目前,绥芬河市的医疗设备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比如检测设备、排痰的、血液净化方面等。  4月12日,国家卫健委指导组和专家组抵达绥芬河。于凯江说,国家卫健委发现问题会及时调整,目前国内疫情已经平稳,解决设备等问题应该不难。  据公开报道,4月13日,在绥芬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由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派出的由15名专家组成的实验室检测队,正在紧张有序地安装检测设备。  4月13日,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赴绥芬河市检查指导疫情防控工作。  王永平说,绥芬河市防疫的弦一直蹦得很紧,没有本土病例,境外输入病例突然增加,当地防疫压力一度达到极限。后来随着省市全力支援、国家专家、医务人员支援,使得绥芬河这座小城,具备了前期的应对能力。如果后期的归国人员疫情继续按照这个形势来发展,我们防控的压力仍然是要超极限运转。  于凯江告诉澎湃新闻,目前,绥芬河市人民医院还有空余床位,方舱医院也待命着。下一步,黑龙江将在牡丹江市选一个后备医院,视以后绥芬河口岸是否开关等情况,决定是不是启用。“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于凯江说。  记者段彦超谢寅宗  (何阳、刘强、谭飞、朱琴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